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五章 五年前

永泰十三年,春。

春分过后,细雨绵绵。

雨尽云开,草木芬芳。

就是在这么一个十分舒适的时节,一位白衣飘飘、俊逸挺拔的少侠,走出了悟剑山庄,初踏上江湖之路。

少年的名字叫萧烜,这年,他二十岁。

萧烜的父亲……也就是萧准,在年轻时,也曾和很多的女人有过纠葛,但最终,那弱水三千,他还是只取了一瓢,且再也未娶任何一房小妾;甚至在妻子因难产死后,当时还不到三十的萧准也没有再动过任何续弦的心思,这在那个时代看来,其实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萧准,他愿意。

也是从那时起,萧准的生命中,让他觉得重要的东西,就只剩下了两样:其一,是剑;其二,就是萧烜。

剑法是萧准必须要去钻研的东西,这是他们悟剑山庄在武林的立足之本,为了萧家的祖宗,萧准自当守住这份基业。

而萧烜,是萧准此生至爱留给他的、唯一的儿子,无论如何,萧准也希望这个儿子将来能有出息。

列位,您可注意了,萧准眼中的“有出息”,和咱们的理解显然是不同的……

一般来说,在大部分人的眼里,将来自己的子女可以自食其力、有份体面的工作、生活能过得不那么艰辛,再找个门当户对的伴侣,那就算是“有出息”了;还有更膨胀一点的呢,无非就是希望自己孩子将来能成个有钱人、富豪,或者当个大官儿什么的。

但萧准不一样,他可是悟剑山庄的庄主,身为他的儿子,其起点基本就已经是很多人的终点了,毕竟这个江湖上有无数人哪怕拼到死也不可能拥有和“悟剑山庄少庄主”同等的武功和地位。

所以按萧准的预期,萧烜将来即便不能当上什么武林盟主、当世第一剑客,也当和自己一样,至少固守住这悟剑山庄的基业和地位,睥睨一方。

而萧烜呢,其实也算争气的,前文也说过,他的天分的确很高,又有父亲的悉心教导,所以十几岁时,萧烜就已经可以轻松战胜庄中的很多成名高手了。

于是,在萧烜成年的这一年,萧准也终于决定,让这个儿子自己下山去历练历练。

当然了……萧庄主的性格大家是知道的,他肯定是派了人暗中跟踪保护这个儿子的,不然他不可能放心。

萧烜呢,对此也有数,他倒也无所谓,跟就跟呗,别碍他事就行。

…………

这二十岁的萧烜啊,可说是知书达理,满怀理想,一腔热血,嫉恶如仇。

虽然和很多在温室般的环境中长大的少爷一样,他难免有些不谙世事和天真,但好在他的武功很高,高到足够为他的这份天真买单。

再加上,他有“悟剑山庄少主”这个身份当护身符,又有人时刻暗中保护他,因此,萧烜就这样在江湖上闯了足有半年多,愣是没遇到过什么挫折。

直到……

永泰十三年,冬。

这一年,滹沱河北岸出现了一伙盗匪,人称“十八恶刹”,可谓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虽然有不少的武林侠士都前去围剿,但这伙人仗着自己是地头蛇,熟悉地形,于是趁着严冬万山载雪之际,躲入了那雪山密林之中,让人难觅踪影。

闻讯而来的萧烜,凭着年轻人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只身深入山中追杀这伙匪徒。

然而,当他连找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对方时,自己却因饥寒交迫,已然体力难支。

且这一刻,那些萧准派来暗中保护他的人马也都在大雪中和他走散了。

而就在萧烜被那十八恶刹围攻,命悬一线之时,忽有一阵笛声传来,瞬间扭转了局面……

…………

离开雪山的时候,萧烜和闻玉摘已成了莫逆之交。

这两位年纪相仿(闻玉摘比萧烜大两岁)、志气相投的江湖青年才俊,可说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

解决掉十八恶刹后,闻玉摘便邀请萧烜到自己的草堂作客,萧烜也没拒绝。

第二年的春节,萧烜都是在闻玉摘的草堂中过的,有那么一个多月,二人都在草堂中每日饮酒品茗,研文论武,不亦乐乎。

…………

永泰十四年,夏。

萧烜遇到了一个女人。

是的,这样的故事里,总会有那么一个女人的。

因为如果把这个女人换成男人的话,你们可能就看不到这个故事了。

萧烜遇到的这个女人,是个山贼,而且是个女匪首。

他们相遇的过程很简单,那天萧烜途经一条山路,遭遇了打劫,他反手就制住对方,并一路寻到了人家山寨里。

然后,萧烜就遇到上了一位女寨主。

她的名字叫阚香寒,这年二十一,和萧烜同岁,按大朙的常识来说……这算大龄剩女了吧。

阚香寒的长相很有特点,按现在的说法,叫“中性”;假如她是那个男人,那这长相应该算是绝世帅哥了,而作为女子,则可说是英姿飒爽、霞姿月韵。

萧烜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位女匪首的言行气质皆与寻常女子不同,不禁对其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两人随即交手,阚香寒自然不是萧烜的对手,但萧烜也看出对方身手不凡,并非普通山贼,所以也没立刻杀她,而是多问了几句。

一问方知,这阚香寒本是五灵教的一名小头目,但因受不了教内的一些行事做派,故叛教而逃。

然而,身负五灵教武功的人,是被中原武林其他各派所不容的,这点参考以前沈悠然的遭遇大家就知道了,所以阚香寒不可能在江湖上肆意行走;于是,她就干脆占山为王,当起了山贼。

当然了,阚香寒算是比较有良心的那种山贼,跟前文中那“金脚寨”的牛氏兄弟差不多,基本只做做劫富济贫和收买路费的勾当,一般不害人性命,更不会劫掠妇女。

今儿会劫到萧烜的头上,自然也是因为萧烜这家伙一身少爷做派,一看就是有钱人。

萧烜听完,就觉得这姑娘……不错。

虽然当时的他以为自己对阚香寒只是一种混杂着同情和欣赏的感情,但列位看官,您见多识广,这种桥段看过没一万也有八千了,您应该知道,其实这一刻,萧烜已经喜欢上她了。

这种事,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所谓“心动”的感觉,全都是突然产生的。

有些人是第一次接触就觉得有,还有些人则是在相识一段时间后,在某一个时间点,因某一件事,偶然萌发。

长相和荷尔蒙这种生理、化学方面的因素当然也不可否认,但男女相爱的实际过程,还有成功率,要具体量化,是很难的,讲到底还是两个字——“缘分”。

萧烜和阚香寒有“缘”是肯定的,但有没有“分”呢……

…………

永泰十四年,秋。

萧烜想带阚香寒回悟剑山庄,见自己的父亲。

这是一个将会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阚香寒很害怕、很不安,她知道自己的出身意味着什么,所以她觉得像萧庄主这样的人物,不会接受她这样的儿媳。

但萧烜觉得父亲是讲理的人,即便不同意,也不会做出什么有违江湖道义的事;再退一步讲,即便萧准想做,萧烜也有办法来防止。

“他若不允,我便带你走,我可以不做悟剑山庄的少庄主,从此与你长相厮守,远走天涯。”

这是萧烜的真心话,阚香寒自然也信他,所以她答应跟他回去。

…………

一个月后,萧烜带着十来个人一起回到了悟剑山庄。

除了阚香寒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他这一年多以来在江湖上结识的朋友。

这其中,不乏一些名门正派的高层、大弟子、还有声明赫赫的大侠,

当然……闻玉摘也在其中。

萧烜觉得,有这些人在场,于公,可以确保阚香寒的安全,于私,也能帮他们俩说几句好话。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萧准的面前……

二十年前的萧准,或许也会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一样的傻事。

但当事情发生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时,萧准即便能理解儿子,也不会允许萧烜娶一个“魔教出身”的女人进门的。

他十分肯定,这是为了萧烜好,也是为了悟剑山庄好,甚至对阚香寒来说,这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或许……他是对的。

如果他真答应了这门亲事,那在若干年后,萧烜和悟剑山庄很可能会因为阚香寒的出身而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是招来灭门毁宗之祸。

这个江湖就是这样,你身上只要有那么一丁点可让人攻讦、污蔑的点,不出事便罢,要出事……就会有人抓住这些不放,直到让你抛开肚子给他看有几碗粉为止。

所以当萧烜把阚香寒带到萧准面前时,萧准的态度很坚决,不行就是不行。

但萧烜的态度……也很坚决。

于是,萧准采用了缓兵之计,让他们先在庄中住下,容他三思。

…………

萧准或许可以暂时骗过别人,但他骗不过闻玉摘。

当晚,闻玉摘便找到了萧烜,让他立刻、连夜带着阚香寒逃走,永远别再回来。

然……他的警告还是晚了一步。

当他和萧烜来到了阚香寒的房间时,人已不在了。

…………

当萧烜和闻玉摘找到阚香寒时,她已倒在血泊中,成了一具尸体。

萧准就站在那尸体旁,他手上的剑刃,还在滴着血。

以萧准的武功,想杀阚香寒,完全可以在剑不沾血的情况下就让对方瞬间毙命。

但眼下……他没有选择这种方法。

而是选择当着对方的面,将剑刺入对方的腹部,缓慢地割断对方的肠子,再拔剑而出,致人死亡。

且在他行凶的时候,还叫上了除闻玉摘之外的、其他所有被萧烜请来的“朋友”们,一起看着他动手。

“你……为……为什么!”萧烜崩溃了,他跪在尸体前,眼泪已不住地流下,他对父亲的称呼,也从“爹”,变为了“你”。

其实他这个问题的答案,闻玉摘也能替萧准回答——只要这个女人还活着,萧烜就不可能对她死心,但萧准也不可能允许他们在一起,所以,她必须死。

当然,萧准不会那么回答的,他的说辞是:“魔教妖女,混入山庄,企图勾引老夫,夺我宝剑,故被我当场格杀……”

“你放屁!”萧烜瞪血红的双眼,怒骂出声。

“你不信?”萧准冷冷道,“不信可以问问在场的诸位,他们可全都看到了。”

萧烜闻言,猛然回头,怒视而去。

但迎上他的,是一双双或闪烁回避、或冷漠泰然的眼睛……

“是,我也看到了。”

“不错,在下也看到了。”

“萧庄主所言非虚。”

“萧兄,令尊也是为了你好啊,这妖女实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我亲眼看到她勾引你爹,还说什么……只要能进悟剑山庄,嫁给你们父子俩哪个都一样。”

这些本来被萧烜当作朋友的人,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大侠们……此时此刻,却都在说着这些明显歪曲事实的话,这让本就悲痛惊怒的萧准更加怒不可遏。

“胡说八道!我宰了你!”萧烜当即拔剑,朝着那群人冲了上去。

“放肆!”萧准怒喝一声,正要出手阻拦,却不料……

啪——

站得离萧烜最近的闻玉摘突然抢先出手,从侧后方偷袭了萧烜。

萧烜本以为,在场的人中,至少还有闻玉摘这个真朋友是站在他一边的,对其也是毫不设防……

他怎能想到,就是这个他最信任的人,此刻抬手就是一掌,打在了他的肩井穴上,并趁其晕眩之际,又接两招,将他摁倒在地。

“萧兄,事实已明,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我劝你还是听你爹的,不要一错再错了……”闻玉摘压制住萧烜后,便如是说道。

以闻玉摘的智谋和城府,他自然已清楚:此时此刻,除了他和萧烜之外,在场的其他人都已经被萧准用某种方式给收买了……他们甚至有可能是在答应萧烜来山庄之前就已被收买的。

而萧准为什么没来收买他闻玉摘呢?很简单,因为萧准也很清楚,闻玉摘不是一个会屈服于威逼利诱的人,来找他只会打草惊蛇。

眼下,萧准有那么多的“人证”在场,即便闻玉摘站在萧烜这边据理力争,也不可能辩得过对方……即使辩过了,也打不过。

再说了……打得过又怎样?人都已经死了,今天就算萧烜和闻玉摘能杀光在场的这些人,阚香寒也无法死而复生。

综上所述,为了朋友,闻玉摘选择了一种或许会让他失去这段友情,但却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的做法。

当然,他也不仅仅是为了朋友——其实在这个时期,闻玉摘已经安排顾戎在悟剑山庄卧底了两年了;闻玉摘早就知道萧准这个人有问题,只是暂时还斗不过对方,需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而他先前会去结交萧烜,也是有意为之,只不过实际结交了之后,闻玉摘发现萧烜和萧准不同,是一个可交之人,也真把他当成了朋友。

“你……竟连你也……”看到最信任的挚友也做出这样的事,萧烜绝望了。

村上春树说过这么句话——“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此时的萧烜,大致就是在经历这个瞬间。

这一天,他对那些所谓的江湖大侠绝望了,对友情绝望了,对自己的父亲也绝望了。

至于“爱”,已被他随着自己的心一同埋到了土里。

…………

那件事发生的第二天,闻玉摘就离开了悟剑山庄。

其他人多留了一天,想来是为了索取萧烜事先承诺给他们的好处。

萧烜,则被他父亲软禁了起来。

有人说他疯了,或许吧……

萧准觉得时间会抚平一切,儿子早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即使萧烜永远不原谅自己也没关系,他死后还是会把一切都留给萧烜。

他还觉得:有一天,当萧烜来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终会理解自己,哪怕那时候自己已不在了,也没关系。

…………

过了有半个月左右,某天,下人给萧烜送饭时,发现他满脸是血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块上一顿饭所用的盘子的碎片。

下人一见少庄主“自杀”,自是吓得夺门而出,赶紧跑去通知庄主,但当萧准带着庄内的大夫赶来时,萧烜已经趁守卫不注意时击晕了对方逃走了。

由于萧烜自己割伤了脸上神经,又没有及时医治,从此,他那原本俊秀的脸,变成一张诡异的、僵硬的笑脸。

他本人也由那个天真正直的少庄主萧烜,变为了放浪形骸的恶徒笑无疾……

…………

看着眼前的剑魔萧准,种种回忆涌上笑无疾的心头。

幼时,他只知萧准作为父亲的慈爱。

少年时,又得其作为师长的谆谆教导。

但到成年时,他认识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父亲,一个冷酷的、城府深沉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江湖枭雄。

笑无疾曾对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很自豪,但在见识了父亲的真面目和行事手腕后,他就开始后怕……因为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在他二十岁的那一年,在他那表面光鲜的江湖之旅背后,藏了太多他未曾见到的龌龊和血腥。

别人为何会被他那少庄主的名号所慑?父亲派来暗中跟随的人到底做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这江湖上那么多的所谓名门正派、大侠义士……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好人”?

这些答案,笑无疾或许一生都无法得知,他只知道,现在,面对这个已然化身剑魔的萧准,自己可能是获胜的关键一环……

此刻,但见他左剑右刀,居于七绝阵阵眼之位,领阵而上。

以其为支点,那四剑三刀的速度、威力……宛若化为一体,齐齐朝着萧准攻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