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六章 希望破灭

相传,在很多年前,武林中曾出现过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此人武艺之高,已是无人能敌,若论单打独斗,全武林都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天下第一。

当然了,大家也都知道那个规矩——“对付这种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所以,当时的武林群豪们,也是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创造出那种可以用海量的人数优势把他给搞定的环境。

然,这个魔头也不傻啊,每次一看情况不对,他就会跑,而且他的轻功也是不低……只要他想跑,就没有几个人能追得上他的,而那少数能追上他的人呢,联起手来也打不过他。

那您说……是不是这样,大家就拿他没办法了呢?

显然不是。

石灰粉、撩阴腿、色诱、下毒、暗箭、火攻……诸如此类的手段都还没用上呢,这也能说是没办法了吗?

但是说呢……真要用这些的话,又该由谁出面去用呢?

少林?武当?还是峨眉?

和尚去撒石灰粉?道士来撩阴腿?师太负责色诱?

你要说突然性和出其不意吧……那这三手的确是有点猛,但人家和尚道士和师太不可能同意啊。

正道正道,尽管也不全是好人、完人,但也不可能每个都是江守正那样的极品。

大体来说,武林正派中也还是偏向好的人居多,“不讲道义”,不代表他们就“不讲底线”了;哪怕是狄不倦这种有称雄之心、且不介意恶性竞争的人,您看他面对悟剑山庄的威胁时,也没有只管自己跑路或者投降倒戈吧?

再者说,真要有人干了那种为人所不齿的事儿,那也是吃力不讨好……你若没干成呢,也没人会同情你;干成了吧,将来大家八成也都会装聋作哑,不拿这事儿戳你脊梁骨就不错了。

所以说,正道,虽然人多势众,且通常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和制定规则的权力,但相应的,也有一定的束缚存在,毕竟真君子和伪君子都不是那么好当的。

那么最终……面对那个魔头,他们究竟想出了怎样的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那便是——“刀剑七绝阵”。

为什么是刀剑七绝?而不是什么枪棍七绝、拳脚七绝呢?很简单,当时江湖上轻功能跟得上或者胜过那个魔头的人,一共有七位,这七人刚好是四个用剑,三个使刀……

于是,大家就把这七人聚集起来,群策群力,由各门派的武学高手共同探讨创造出了一个可以将四剑三刀的威力融于一体的阵法。

后来,他们也的确用这套阵法战胜了那个魔头,但接下来他们又面临了另一个问题:这套阵法该归谁呢?

众人商讨下来,最后的结果就是……既然大家或多或少都给这次行动出力了,而且参与者也都知道这阵法是怎么一回事,让你回去忘掉也不现实,干脆,就人人有份吧。

就这样,各大门派便约定好了,凡是这次参与了创造和实施阵法的门派或个人,都可以把这“刀剑七绝阵”传下去,但一定要传给“可以信任的人”,绝对要避免此阵被魔道之人知晓,以防某天被对方用来对付他们正道中人。

时过境迁,一晃眼就过去了很多年。

这套阵法呢,也的确是没有传到魔道那边,你要问为什么?因为人家邪派中人对这种东西本就不感兴趣,人家遇到打不过的对手,随时可以用石灰粉、撩阴腿、色诱、下毒等等手段招呼上的,谁有空整你那个?

再说了,这刀剑七绝阵的威力如何,说白了还得看布阵者是不是够得上那个“绝”字。

你找七个二三流的货色来,哪怕把这阵练到飞起,也就那么回事儿。

很多门派将这阵法拿回去传给自己门中的弟子并实验了一下,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也就不再拿这东西当个宝了。

也有那鸡贼的掌门,把这阵法再修改一下,改成了不需要四剑三刀、只需要凑七个人就能用的样子,顺便再改个名字,当作是本门的常规武功往下传的。

总之,各种原因吧,多年以后,这原版的阵法也就濒临失传了。

当然,还是有少数人知道它的,比如说……顾戎。

这“魁星剑”顾戎,乃是当年对付那个魔头的七位高手之一的后代,这阵法也是在他的家族中世代流传的。

不过,您可别以为顾戎是什么出身优渥的名门少爷……

正相反,他乃是那个名门的嫡长子与一名青楼女子所生的私生子,其童年可说是十分凄苦。

尽管他的父亲很想将他们接入府中,给他们母子一个名分,但其背后的家族是绝不容许他这样做的。

顾戎的父亲最后的抗争结果就是:他可以将顾戎母子安顿在城中一隅,每月给他们一定的钱财度日,偶尔也可以去探望他们,但顾戎必须跟随母姓,且对外不能宣称自己和他们家族有任何的关系。

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顾戎,其境遇是不言而喻的,周围邻里的指指点点、孩童间的奚落嘲笑、还有母亲时常的黯然神伤……他都早就习以为常。

唯一能让他逃避这些烦心事的,也只有父亲教他的剑术了。

顾戎不算很有天分,但他也不算没有天分,他就是个普通人,一个非常努力的普通人。

他的父亲教他时也很尽心,甚至比教自己的嫡子更加用心,连“刀剑七绝阵”这样的家族秘密也悉数传授。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顾戎成年。

那年,他的母亲因病去世,于是他也和父亲告了别,选择远走他乡,以他母亲留给他的这个姓和名去闯荡江湖。

他以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只是在逃避一些他此生必须要去了断的事……

…………

踏入江湖后,顾戎并未跟任何人说起过自己的出身、更没提过他的父亲是谁,即便后来他闯出了一些名堂,也从没有想过要回那个“家”去找谁报复。

直到……十年前。

那年顾戎三十岁,在江湖上也已摸爬滚打了十载,当时的他,听说了一个消息: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因和悟剑山庄的一名门客起了冲突,而被断去了一臂,他的父亲为了给嫡子报这断臂之仇,便前去悟剑山庄讨要说法,结果竟被萧准当场废了武功。

这个事情,放在江湖上来说,本身没有什么对错……习武之人嘛,出门在外,彼此间发生点口角、起了摩擦,最后就是手上见真章,你技不如人,被伤了残了,也是活该;你的家人或你的宗门要去找人寻仇、讨说法,也是正当的,但到最后,还是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讨回公道的本事”。

毕竟……讨得回来的,才叫公道。

而在萧准那里,你通常是讨不到什么的,况且这事儿从头到尾萧准做的也没挑儿,人家找上门来,“手上过”完,他也没把人家杀了,只是废了武功,某种角度来说还算客气的了。

因此,最后就是顾戎他家那两位吃了哑巴亏,非但是没讨要到什么说法,从此江湖上的风评还一落千丈——什么武林名门?原来不过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就这也能在地头上作威作福那么多年?

后面的事,也是可想而知了。

家族中两代的嫡系传人,一个被废了武功,一个被断了一臂,他们家族在当地又这么大的基业……这块没人护着的肥肉,谁不眼馋?

当地的土豪劣绅、贪官污吏、武林同道、甚至是一些单纯的匪徒,在那件事之后,全都觉得这家好欺负了。

如此两年不到,这么个大户人家、武林名门,就死了个七七八八,剩下些妾侍和佣人,也都作鸟兽散,其家产嘛……自然是被那些强取豪夺者瓜分一空。

顾戎看着这些和他“没关系”的人慢慢走上绝路,也只能旁观,无能为力。

或许这一家子人里大多都对不起他,但至少还有个父亲待他不错,还有些仅在襁褓中的无辜的孩子,按血缘来说也算他顾戎的侄子辈,死得太惨太冤。

顾戎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他要报仇。

他觉得,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悟剑山庄的错,是萧准的错。

或许他的想法未必对,但那已不重要——有些人,他们就就需要仇恨,需要一个复仇的目标,因为只有那样,他们那未尽的爱或恨才能得到宣泄。

也正是在这时,顾戎遇到了一位才智过人、城府莫测的少年侠客——闻玉摘。

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顾戎便发现,虽然这位草堂公子比自己要小十来岁,但却是一个能力远在自己之上的、可以依托、也可以信任的人。

于是,顾戎将自己的那份仇恨告诉了闻玉摘,想让后者教他,如何才能向萧准这样的人复仇……

那之后不久,顾戎便开始了他的卧底生涯。

在闻玉摘的指示下,顾戎在来到山庄的第一天,就直接向萧准讲明了自己的身世,因为闻玉摘知道,就算顾戎不说,萧准也很可能从他“献上的剑法”中猜到教他的人是谁,而以萧准的性格,你越是这样躲躲闪闪、有所隐瞒,越是会引起他的怀疑。

所以,就不如直接告诉他这个在别人看来是秘密的真相,然后在最关键的地方再去掺杂谎言。

顾戎也是依计行事,他先是坦白了自己和那些“家人”的关系,但同时又撒谎,说自己非常感激萧准的所作所为,因为他早就想向那群“不承认他这个野种、并让他母亲痛苦了一生的人”复仇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且单枪匹马的把握也不大——好在苍天有眼啊,您萧庄主变相地帮我报了仇,这便让我下定了决心,从今以后要来为您鞍前马后,以表寸心。

这种半真半假的谎言,确是高明,也可以说,是闻玉摘的智谋比萧准高明,简而言之,这一套说辞让顾戎很顺利地混入了悟剑山庄。

而他这一潜伏,就是七年多。

这七年来,萧准非但没有怀疑过顾戎,甚至还很相信、很赏识他,因为顾戎的确是一个看起来很出色的门客。

在潜伏期间,顾戎除了不定期地给闻玉摘传递一些非常重要的情报(比如萧烜初次下山、比如祭炼血剑的计划等)外,从不做什么会引起怀疑的事,也就是说,他可能在一两年之间也就活动那么一次,这种破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他那刻板、低调、勤奋的性格,刚好又非常适合去学“授剑师”的那套剑理。

故而,在不知不觉间,顾戎就成了萧准最器重、或者说看得最顺眼的一名心腹,他成了……九霄剑之首。

但顾戎的杀意并没有因此有分毫的消退,相反,在悟剑山庄的这些年,随着他对萧准的了解越来越深,他越发坚定了除掉萧准的决心。

此时的顾戎对萧准,怀的早已不是什么家仇私恨了,而是怀了他身为一名侠客的除恶之心。

今天早些时候,当他加入这刀剑七绝阵时,他也觉得……大事将成!有这班如此强大的同伴共同布阵,自己终于可以手刃这个魔头了。

然,现实,往往没有人预期的那么顺利……

突如其来的种种变故,让萧准成功蜕变成了一个非人的存在,当他们六人第二次对他展开围攻时,顾戎迅速就体会到了意料之外的“绝望”和“恐怖”。

眼下,双方甫一交手,顾戎的剑才刚抬起来,其手上就感到了一阵巨力侵来,他完全没看到萧准做了什么,甚至连对方出手的先兆都没看到,就已经被震得后退了数丈。

而当他惊魂未定地抬头去看其他五人时,便发现除了笑无疾之外的四人也都和自己一样被震飞了,尤其是林元诚和姜暮蝉这俩年纪较轻、内力较浅的,俨然都已吐了血,而海苍峰和三字王这两人……虽是没吐血,但看他们的脸色,想来他们也都发现了实力的差距。

事到如今,顾戎才明白,他们这六人,都把事情想简单了。

他们,并不是众人“最后的希望”——或许在血剑雏胎成型前还是,但现在已不是了。

现在,他们六个别说是打败萧准,就算想拖住萧准怕都不够。

在这个江湖上,还从未有人真正见识过“剑魔”这种东西,所以对其实力也都没什么概念,假如有概念的话,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有机会能赢他了。

当然,退一步讲,这本来也不该是江湖中人要去面对的东西……

此时此刻,在场的人中,理应要去面对这怪物、并解决它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的名字叫黄东来。

瓦屋山,玄奇宗的门人,黄东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