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惑 > 第五章快刀

李清安三人正惊讶间,虽见毒半青然被五花大绑着,脸上却还在咯咯咯的笑着,笑声不似真切,倒像是从深渊中传来的妖魔低语,令在场各人无不汗毛竖立,就连平时遇事最为冷静的李清安所听来,也是心烦意乱的很。

这笑声已是令众人惊讶,可接下来的一目却看得众人险些吓掉了下巴,众人只见得那毒半青嘴角张开,越张越大,越张越大,竟不像是个人能做到的程度,却又听得咔嚓咔嚓的撕裂声传来,竟是那毒半青的嘴角已开裂,丝丝血肉被他撑断,忽而只见口中伸出一只枯黄如骨的手来,接着又是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抵住上下两排牙,活生生的把下巴和上颚掰的分开来,在场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简直是见了鬼了,还未恢复平静,又见得一团黑乎乎,湿漉漉的东西也自从毒半青自己口中伸出,已然是毒半青的头颅,嘴角上扬,盯着众人狞笑着,

众人已是看呆,小师妹竟被吓得呆坐在地,李清安虽还在震惊,却也知再看下去,毒半青多半怕是要摆脱绳索束缚,,脚下发力,一剑刺出,直冲那冒出的头颅而去,但这一剑却落了个空,一道人影闪过,一个全身赤裸,和毒半青一模一样的男子已闪到一旁,而再看那先前的毒半青,已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只剩下一张人皮,软踏踏的落在地上。李清安虽一剑落空,却也迅速调整姿态,便要再次出剑。且听毒不半笑着说道:“我劝阁下还是莫要乱动,否则便要变得这边几人那般了。”李清安闻言,已是不管在乱动,手中长剑却还是笔直指着毒半青。

待到毒半青穿回先前衣服,才对李清安道:“方才我已在这酒楼中的蜡烛里下了毒,阁下若是要非杀我不可,动用了内劲,便只怕要毒发了,哈哈哈。”

李清安脸色一沉,道:“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你这是下的什么毒?他们是死了吗?”

毒半青摆了摆手道:“莫要担心,只是晕了罢了,我的毒既无形无味,也无色,只是动用了内劲,动的多了,便要中毒了。”看了看李清安又道:“阁下几人日暮前离开这青石酒楼时,我已在此下了毒了。”

李清安大惊:“这么说来,你却是一直在这青石酒楼中么?”

毒半青笑道:“倒也不是,本是想在这酒楼中等各位,只是那手持长枪的少年郎却认出了我,我只好与他斗上一斗了。”

李清安又道:“那你为何却又将此毒与我告知,你不怕…”

毒半青打断李清安的话,道:“我不怕。”说完又笑了笑道:“你杀不了我的,告知与你,又何妨?”笑声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李清安脸色更沉了,狠狠的盯着他面前这位干瘦老头,李清安忽而注意到毒半青却和之前有些许不同,仔细看去,与先前比起来脸色更黄,眼眶陷的更深了,脸上皱纹也越发多了起来,穿在身上的长袍,也越加肥大不合身,先前觉得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现在却觉得已是年事已高六七十岁的老人了。

正盯的出神,毒半青说道:“方才我已蜕过一次皮,只是我蜕一次皮,就要老去几分。”

李清安道:“像蛇一样蜕皮?”

毒半青点了点头道:“不错。”

李清安冷笑道:“蛇蜕去死皮,脱胎换骨,变得更加强悍健壮,倒是你,却是越变越老,此等邪门歪道,当真恐怖的很了。”

毒半青却道:“我虽变的老了些,虽不能说脱胎换骨,却也是如蛇一般,变的更加强悍健壮,小兄弟你觉我此话有理么?”

李清安还是冷笑道:“即使蛇再如何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也永远变不得如龙一般,它始终是条蛇,一条恶毒的蛇。”

毒半青已带些许怒容道:“本想生擒了你,引出你那夹着尾巴躲在菁山的师父,现在看来,怕已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手下掏出长袍下短刀又道:“不知死活的初生牛犊,看我怎么撕烂你的嘴!”手持短刀就向李清安扑来,速度之快,竟比李清安先前配合陈顺挥出的那一剑快上几分,瞬时间已冲到李清安面前,短刀一挥朝着李清安咽喉处飞去,李清安连忙手中长剑一抬,悻悻然挡下这一刀,却又觉手中吃痛,已然是毒半青刀柄击在自己手腕处,一时间竟拿不住手中长剑,从手中飞出,落在自己脚边。还未等李清安捡起,李清安又见得一道刀光往自己脖颈处袭来,危急关头,一个弯腰低头,躲过了这一击,就在即将伸手捡起长剑之时,只觉得腹中翻江倒海,五脏六腑扭在一起似的绞痛,李清安已被毒半青抬起一脚踢中腹部,竟直直的倒飞了十步之外。

李轩李诺忙跑去扶起李清安,李清安手半撑地,虽觉腹中难受,但脑中也是昏昏沉沉,一时间竟两眼迷离,冷汗直冒。毒半青并未上前,站在离三人十步之外道:“看样子,毒已开始发作了,只怕不出半个钟,你便要昏死过去了。”

却见李清安被师弟师妹二人扶着颤巍巍的站起,却不怒反笑道:“先前只怕你也只是假意接下陈兄弟那一记长枪吧?”

毒半青见面前少年然站起,不由皱了皱眉头道:“你杀不了我的,眼下你已没了武器…”话还未说完,却瞅见李清安腰后还挂着把刀,疑惑道:“菁山派弟子,也能用刀么?”

李清安咳出一口血道:“那只是把玩具,一把我喜欢的玩具。”李清安腰下挂着的,一把漆黑无比的刀鞘,没有任何的装饰,没有任何的颜色,有的只是黑色,无比的黑,这把刀,在他记事时就已佩戴,虽说身为菁山剑派弟子,是万万不能使刀的,但他从未使过这把刀,至少,在众人面前是从未使过这把刀的,众人也权当这是李清安古怪的爱好,一个古怪的习剑之人,喜欢上了一把古怪的刀。

毒半青神情放松,甚至有些轻蔑的又笑道:“玩具?我倒想试试你这把玩具,能不能杀我。”顿了顿又道:“老实说,你还算有些骨气,被我所杀的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无非都是尿了裤子,哭着求我不要杀了他们。”

李清安神情也恢复往常道:“死亡确实很可怕。”

毒半青又道:“那么现在,你怕么?”

李清安抬起来头,盯着毒半青半响后,一字一句道:“我不怕。”

人们往往对未知都是充满恐惧的,死亡也是,因为你不知道死后,黄沙将你掩埋的那一天里,要面对的是哪种未知,所以人都不会想去死的,除非是有非死不可的理由,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好端端的会有非死不可的理由呢,李清安却有,一个能让自己的死能换师弟师妹二人性命,非死不可的理由。

毒半青说道:“很好,那既然你要非死不可,那么我只杀你一个足以。”

李清安却道:“只是你要小心,我手中这柄玩具,这柄危险的玩具。”

毒半青却宛若未闻,再次摆出架势,已从十步冲来,手中短刀已离李清安不到一步时,只见一道寒森森的刀光一闪而过,刀光擦过了毒半青的手,毒半青大惊,忙跳开李清安三步之外,在看去时,毒半青神情痛苦,捂着自己的右手,鲜血从手中滴落,而在毒半青面前的,还有他一只被李清安削落在地的手掌。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上一秒毒半青短刀已快刺入李清安咽喉,下一秒毒半青却捂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好快的刀,快得就连毒半青也未曾看清,面前这位少年,是如何拔刀,又是如何使出了这凌厉一击,毒半青只觉刀光一晃而过,手中就已疼的他喘不过气来,若不是李清安有毒在身,这一刀要是没有斩歪,怕自己早已是个死人了。

毒半青又看向了那把刀,刀不比短刀短,却也不比长刀长,通体笔直,刀身雪亮,握在李清安手里,竟不觉得突兀反而却觉得很是合适。毒半青坐在地上缓缓道:“我此生只见过一次如此快的刀法,他的刀,只一刀便能破开山河,破开天地,连神佛见了这一刀怕是都要避他几分。”抬头看了看李清安的脸,说道:“你…就是那无痕刀宗的徒弟?”听闻此话,李清安大脑一片空白,正欲上前过问,只觉脑袋越发的胀,眼神迷离,昏睡过去。

毒半青见状,飞速上前,刀柄击在李诺李轩二人脖颈,二人未及反应,已被打晕了过去,抗起李清安就往门外跑。

李清安恍惚间竟梦起了从前,从前这四个字他等了二十一年,这二十一年间,他不敢与任何人说起这四字,他也忍了二十一年,想着有朝一日,能让天下人都理解这四个字——无痕刀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