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惑 > 第十二章浪子

二人随着林玄子追去,只是这女声只是不急不缓,不近不远,像是梦魇般指引着三人前往那无尽的黑暗,忽然间这笑声消失,三人不远处好似有光亮透了进来,三人脚步渐急,等靠近了再看,发现自己应是走入到了七烟峡深处,这里却和之前日落之前所看的有些不同,借着月光看去,三人此刻正站在一处不高的断崖边上,断崖下的几十米处,就是一大片平原,平原四周却被光秃秃的黄土山围了一圈,眼见这里绿树成荫苍翠欲滴,平原中心还有一滩月牙般弯弯的湖,湖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湖面清澈见底,几条大鱼正张着大嘴朝水面吐泡泡,灌木丛中窸窸窣窣中野兔野鹿跑来窜去,青草随着清风微微晃动,就像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那般,三人都有些恍惚,又见开阔的平原湖畔旁站立着三人,都是年芳二十出头的妙龄男女,二男一女,为首这女人风姿卓越,秀丽端庄,虽看着二十出头,却倒是妖媚的很,弯弯的柳眉,眼波流转的盯着众人,忽而亲启玫瑰花瓣半的娇嫩欲滴的朱唇,道:“三位公子,莫不是看的痴了?只不过…是看痴了这美景?还是看痴了小女子呢?”说完又笑了起来。

林玄子可不吃她这一套,说道:“少废话,我父亲在哪?”

那女子身后俊秀如女人般的少年却突然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哈,你果然没说错,少年心性,就是如此这般好骗。”

那女人却不搭理这少年,对林玄子说道:“你父亲,眼下不在这七烟峡中,这时应是也快到这来了。”

林玄子听闻这话,急忙忙说道:“这绝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寻了他整整两年,所有线索都已指向他便在这七烟峡中,他是绝对会在这七烟峡中的。”

却见对面那三少年少女哈哈大笑起来,另一名高大精壮的男子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苦苦找寻的真相,却是我们给你开的小玩笑?”

林玄子只觉脑袋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呆立在原地,思绪混乱起来,原来自己苦苦找寻的真相,竟却是这三人精心策划的骗局么,待到冷静下来,冷冷的朝着对面三人问道:“你们引我来此,又是为何?”

为首的女子道:“当然是为了找到你那抛妻弃子的父亲了,呵呵。”

林玄子大怒,卸下肩上剑匣,喝道:“住口!他即使是负了天下人,也没负了我与母亲,你无需在此多言了,我这就杀了你。”说完剑匣宝剑应数飞出,围着林玄子旋转着

女子旁那看起来柔弱,俊秀的少年冷冷道:“我劝你莫要出手的好,因为我现在还不想杀你。”

“废什么鸟话,看剑!”话一说完,便二指指向那俊秀少年,八把飞剑齐刷刷的刺向那俊秀少年。李清安,阳千山二人倒也插不上什么话,他们到这七烟峡中,本是为了找寻刀宗的刀,现在云里雾里的,还未等二人问些话,这边便交起了手。虽心中疑惑,但同伴既出招,也该助一臂之力才对。

只见这俊秀少年竟动也不动,眼看这八柄飞剑就要应数袭来,少年脚下扭转,一跃而起,脚底踩着这林玄子的飞剑朝这边跑来,三人都是大惊,“好高超的轻功。”林玄子虽心中诧异,但还是手下不停,分别将八柄飞剑各自飞的远些,手中又三指一捏,除了被俊秀少年踩着的那柄剑外,其他七柄长剑又重新指向这少年,说道:“我看你还怎么踩到我剑上,纵使你背上生翼,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说话间,飞剑已飞向这少年,俊秀少年还是一跃而起,身子在空中旋转着闪避,七柄长剑竟一柄都未刺中这俊秀少年,只是将他的衣服刺破了些许窟窿,又见这少年瞅准时机,又是踩着飞剑借力一跃,朝三人飞来,八柄飞剑已被少年甩开在身后,三人都一惊,此人身手当真矫健,竟能在空中施展不开手脚时还能应数躲避林玄子这七剑。但盆地到三人站着的断崖处少说也有二三十米高,跳的再高,再远,也绝不可能有人能够一跳能跳出二三十米的,眼看这俊秀少年即将跃不过这二三十米距离时,却脚下连点,虽跃在半空,却像是在空中踩住了什么东西似的,举着这少年跃到了断崖上,李,阳二人已来不及惊讶,忙拔出腰间长剑站在林玄子身前。

这少年落在三人数步之外,也不朝三人出手,倒是自己介绍起了自己,道:“我向来是不好杀男人的,说出你们的名字,我也好让你们死的有尊严些。”二人见这俊秀少年未想出手,便报出各自的姓名,又问起这少年是何人,这俊秀少年看也不看李清安,阳千山二人,但还是说道:“御风居士,苏幕。”

“御风居士?!这绝不可能的,若苏幕还未死的话,此刻也肯定是七八十岁的垂暮老人了,你必然是他的弟子吧。”李清安道。

俊秀男子未回答李清安问题,自顾自的说道:“你就是李清安么?哈哈哈,与我想象中模样也没什么两样,好了好了,孩童的提问环节已经结束了,你们要么束手就擒,要么就等着被我打折了双腿双手倒绑在树上,选一个吧。”三人紧了紧手中利剑,李清安暗想“此人脚下功夫了得,只是不知道手上功夫如何。”李清安摆开架势,准备防范此人袭来。

这俊秀少年摇了摇头,感叹道:“少年人啊,总是如此,年轻气盛,对于长辈的忠告总是不爱听的,非要吃了些苦头,碰了一鼻子灰后,才觉得长辈说的有理,这又是何苦呢,那若是如此,我便教训教训你们便是。”说完白色袍子下显出一剑,在月光的映衬下一闪一闪,剑身纹理清晰可见。李清安不禁感慨:“好剑!”俊秀少年一剑挥来,李清安抬手便挡下这一剑,两人剑身碰撞,发出轻鸣,李清安只觉得这少年一剑虽看着毫无玄机,只是这轻轻一挥,力道竟如此刚猛,犹如被狂风扫过一般,手臂被震的发麻,阳千山也看出了李清安手中吃力,这少年又是一剑扫来,李清安连忙又是一剑横在胸前,叮叮当当几声轻响,李清安的手已被震的疼了,自己面对这少年,竟毫无还手之力么,还未施展剑法,就要被此等强劲剑法所杀么,思考间,少年手中却起了变化,自左往右的横扫变化成自下而上的上劈,李清安自知挡不下这一剑,便脚底发力,往后退去,少年一剑落空,李清安正觉躲过了这一剑,却只见一阵强风自少年剑刃处袭来,李清安大惊,忽见阳千山横剑挡在自己身前,这风吹的二人睁不开双眼,束着的头发也被风吹的飞舞,就在此时三人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狂风也随着这一声忽而停止,三人瞧的真切,阳千山的宽剑上,竟出现了一道裂痕。

阳千山也不自觉冒出了冷汗,倒不是这一击力道有多大,能在阳千山剑身上留下划痕,江湖中交手兵器碎裂断开也是兵家常事,只是阳千山觉得恐怖却是,面前这看似十七八的少年,是怎么挥出这一剑,这一剑又是如何打到自己剑上,为何自己却看不清面前这位少年挥出的剑光呢。阳千山忽而瞳孔骤缩,他忽然想到了这少年的恐怖之处,自己并非看不清这少年挥出的一剑,只是自己,是根本看不到,不仅是阳千山,三人都冷汗直冒,在场三人中都已闯荡江湖几乎已有三年的时间,林玄子更是十五六岁便已开始闯荡江湖,在江湖中,大家都见过快刀,快剑,即使出手如李清安这般以快著称的菁山剑法,也只是能快到看不清,若是真看不到出手,只怕这武林中只有一人。

李清安抬头看向那白色长袍少年,问道:“你真的……是苏幕么?”

面前这年轻人只冷冷回答了一句:“我已经说过了。”李清安彻底混乱了,这御风居士苏幕,少说比自己师傅大二十岁,往大了说可能已大过自己师傅三十岁,而远在菁山的师父也就五十出头,而这苏幕少说也应是脸上带些皱纹的老人才是,怎么会是面前这少年这般,莫非?苏幕他能返老还童么……李清安也不是没有听过这位受前辈的风流往事,据说苏幕年轻时还未被称为御风居士,只是他的剑快的惊人,据说他出手带风,往往一阵清风穿过脸颊,拨动了发丝的瞬间,围观的人都只觉清风迷了眼睛,丝毫没看清他出手,站在苏幕面前的人便已被割破了咽喉,就因为如此,江湖人都称他为乘风快剑,武功虽高,苏幕却是天生的浪子,年轻时就凭借着一张俊美如女人般的脸,赢得了许多女人的芳心,只是沾花惹草多了,麻烦事便来了,苏幕最不该,也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不该与一名女子结婚,一个浪子若是动了真情,那他便是真的该死,一个女人若是太爱一个男人,那么这女人就会为了这个男人做任何事,也会为了任何事毁了这个男人。苏幕虽结了婚,有了妻子,但本性难移,浪子天性,依然与许多少女有过逍遥快活的往事,只是他的妻子,却心中生恨,终在一天夜里,在苏幕熟睡在自己身旁时,将他的脸划出了数十道伤疤,脸被毁了的苏幕伤心欲绝,他知道若是一个靠脸才能勾引女人的浪子,失去了俊美的容貌,那么他已不能再受女人的欢迎的,但出于夫妻之情,并没杀害了他的妻子,只是一人消失在了江湖中。

众人再见他时,是在每五年举办的山长比武大会中,此时的苏幕已年近四十,已然没有了年轻时放荡不羁的眼神,他的眼神中只是空洞,苏幕的再次出现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位风流倜傥的苏公子出现,并没有引得怀春的少女为他夜夜留窗,因为他的容颜已不再,没有哪个年轻的怀春少女会给年已五十,况且还毁了容的浪子机会的,只是这轩然大波却是苏幕出现的地方,便会有女人死亡,惨死的女人无非都是赤身裸体,身体上被不约而同的写上了“御风居士——苏幕”几个大字。

一时间人心惶惶,尤其年轻貌美的女人,甚至有些皇宫贵族的女人也要遭受毒手,皇宫贵族们自发出钱出力,若是谁能杀得了此淫贼,那么便能得到皇宫贵族们十分之一的家产,可是却没人能抓得住苏幕,见过他的人都说,苏幕往往只剑握在手中,未出一招一式,清风吹过站在他面前的人便会如被风吹倒一般倒下,再也起不来了,见过他的人也说,苏幕轻功很是了得,往往能脚不点地,一跃如飞,更有甚者见过苏幕能够如鸟一般飞在空中。苏幕在江湖中为所欲为了十年时间,京城一战过后,便又从此销声匿迹,如今京城一战已过了十一年,有人说御风居士已死,但若是苏幕还活着,只怕也已是半只脚踏入黄土,七八十的老人了。

李清安看着面前这位年轻人,已确定这便是苏幕,因为只有苏幕出剑,才能快的让人见不着,这是无论如何都没人能比的上的,就连自己,也是快不上苏幕的,只是自己现在真的有把握杀了他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