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惑 > 御剑如雷鸣

慧空脖子已被穿透,鲜红的血液从那缺口处源源不断的流出,慧空睁大着双眼,他的整张脸都舒张开来,双眼满是难以置信,他甚至未瞧见这剑是谁刺出,又是从何刺来,这柄剑便从背后刺穿了他的喉咙,他身体倾斜,缓缓的倒了下去。他的眼里甚至没有一丝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只是斜斜的倒了下去。

阳千山看着他倒下,恍惚间却瞧见他嘴角微上,一抹微笑一闪而过。“他在笑?他为何在笑?”阳千山心中疑惑,“难不成死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么?”

“师弟!”方丈慧心大喊一声,转身盯着阳千山,也不去扶慧空,似乎对他受到的致命伤宛若未闻,手中长棍舞的呼呼作响,就要向阳千山冲来。

阳千山这时才看清刚刚身手灵巧如猴的枯瘦和尚是何人,原来是少林方丈慧心大师,可刚一站起,却觉自身吐息不稳,自知是消耗了太多内劲,若再拖下去只怕大家都无法走出少林寺了,这自己的下一击便要分出胜负。想到这,稳了稳身形。

方丈慧心冲至阳千山七步之内,以棍为点,支撑跳起,双手举棍过头顶便朝阳千山砸来,阳千山瞧准时机一个闪身跃起躲过这击,这一击砸在地上,只觉大地都为之震动了几分,碎石开裂,方丈慧心稳住身形使出棍法,连扫带劈使出降龙棍法,俗话说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少林棍法一扫一劈之间全身着力快速勇猛。方丈慧心自然是使棍的好手,一劈一扫之间都好似灌入全身力气,逼得阳千山连挡都不愿挡,只是闪躲着。只是这长兵器若是被近了身那便不太好了,阳千山也知这道理,一边躲闪,一边寻找方丈慧心空隙处,方丈慧心已有七十岁有余,棍法虽精妙无破绽,可体力已远不如从前,不久动作变的慢了些,这动作一慢便被有心人瞧了去,只见阳千山一个箭步已窜进方丈慧心三步之内,顺势抬手一剑刺出。剑气破空,带着熊熊烈火朝慧心心脏处刺来,这一剑已比先前李清安那一剑不知快了多少。

可一个人虽老,体力也不如从前,但他武功的境遇却是在提升的,若换在慧心方丈年轻时,这一剑刺来,他是无论如何都躲不掉的,可是现在却不大相同了,现在他是少林的方丈,是少林的第二把手,方丈慧心将棍高高抛起,腾出双手,使出少林七十二绝之一合盘掌,便两掌夹住了阳千山这柄炽热无比的宽剑,手上虽被烫的冒出丝丝作响,方丈慧心却毫无感觉般,止住了阳千山这一剑的势头,又顺势一转,彻底避开阳千山这一击。

阳千山大惊,欲拔剑后撤,奈何方丈慧心掌如钳一般,慧心又顺势一拉,阳千山被带的一个踉跄,方丈慧心瞧准时机使出少林七十二绝之一铁腿功,一膝顶在阳千山腹中,阳千山被顶起,只觉腹中食物翻腾,这疼痛还未消去,方丈慧心又使出少林七十二绝之一推山掌,一掌打出将阳千山打出自己三步之外,阳千山被推出三步外,身形晃荡,还未站稳,先前被方丈慧心高高抛起的长棍已落下,不偏不倚的落在方丈慧心手中,方丈慧心脚步腾挪,七棍连点已有四棍点在阳千山身上,封住了阳千山中庭,气户,玉堂等穴位,最后以棍撑地又是跃起,脚下动作飞快,连踢阳千山胸口处,将阳千山踢的倒飞出去。

少林方丈慧心自幼入少林,能做到少林方丈这个位置,靠的不仅是超人的武功,更是随机应变的能力,若是换做年轻时的慧心,是绝对不能做到一棍抛起,一棍落下的短短数秒时间内,便身形变化使出如此多种招式,阳千山彻底支撑不住,他的头发又由殷红变成了黑,他的脸色也由渗人的红色退为红润,又退为惨白。今天他算是领教到了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厉害了,也是领教到了少林方丈的威名了。更是领教到了随机应变这几个大字。高手过招,往往出手几招便分出了胜负,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是想在几招内取人性命,那么他便要知晓这个人的招式,亦或是学会见招拆招,阳千山自已觉得自己与人交手时,已能看穿他人的心思,他人的出手,他人眼神中藏着的信息,阳千山也确实做到了,他只用了三招之内便已看出慧空的金塑肉身并非无坚不摧,直到他碰到了方丈慧心以前,眼前的慧心大师,却只等他用了一招,不仅拆去了他这凌人一剑,还将他打的无力反击,变化之多,反应之快,都是他不能及的。

阳千山已无力思考,换做别人也很难接下少林方丈这几招的,况且他还被点了穴道,他的手再也无力握紧剑,他的头也无力再抬起,越来越低,越来越沉,已然昏睡过去。

林玄子忙接下阳千山,手指灵动,飞剑在他周围旋转,形成了剑阵,又给阳千山解了穴道,扒开阳千山眼皮,虽然伤重,但还不至死,所幸都是拳脚打出的内伤,若是刀剑砍出了外伤,眼下被困在少林,一时半会也是走不出的。

方丈慧心缓缓对围成大阵的众少林和尚道:“都退下罢了,眼下已成定局,出家人本就修心,勿要再动了杀心,此刻我来便足矣。”众百和尚听闻已收齐手上家伙,径自下了大殿,朝石梯下走去。眼下大殿外操场上就只剩下方丈与三人。等众人脚步声已远,方丈又说道:“起来吧,眼下已无人了。”林玄子一头雾水,这话不像是对他说的,也不像是对李清安说的,可眼下就只有三人,方丈慧心到底在和谁说话呢?

就听的一声声大笑传来,林玄子侧头看去,却把林玄子看的心惊肉跳,本就被刺穿脖颈的慧空现在竟在地上挣扎着,蠕动着,又缓缓的站了起来,脖颈处的伤口早已愈合,就连伤口都未曾留下半分,此刻的慧空脸白如纸,本就枯瘦的脸上眼窝陷的更深。

林玄子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在七烟峡中见着的那老和尚,与此刻的慧空是何其相似,只是慧空还不比那老和尚癫狂,可眼下却难免将那老和尚与慧空联系在一起。原来慧空一直未死么?难怪方丈慧心好似未担心过自己师弟一般,原来事情竟如此蹊跷。

慧心双手合十,紧闭双眼道:“以后你再也不能在众人面前出现,慧空已死了。”

慧空毕恭毕敬鞠躬道:“全听方丈吩咐。”

慧心道:“日后该去哪?”

慧空道:“回方丈,后山,内殿。”

说完已慢慢走向了林玄子众人。

林玄子也站起,手心已有些出汗,眼下只有他能动,只有他能带众人走出少林了,可是若他感同身受站在方丈慧心的立场下,也是接不下阳千山这一式的,方丈慧心却不同,慧心是少林方丈,也是少林少有的人才,这位看起来消瘦如猴的老者,他真的能胜的过么?况且还有这死而复生的慧空,他真的能带着自己两位朋友走么?眼前这位看起来一直盛气凌人的少年,此刻也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胜不过少林方丈的,可是,自己的朋友又该怎么办?他绝不是喜欢亏欠别人的人。他也绝不能欠他的朋友。只是自己的心愿还未了……

林玄子正心乱如麻,忽觉一双手抓住了自己手腕,低头看去,李清安正看着自己,眼神虽还凌厉,却已多了几分疲惫。李清安说道:“你带上阳兄,走吧……”

林玄子低下身子,道:“事到如今,你还觉得他们会让我走么?”

李清安道:“他们要找的是我,要擒的也是我,这件事本就与你们无干系。”

林玄子欲要开口:“可是——”李清安又轻轻道:“况且,你还未找到你父亲,你却就要在这里死了么?”

林玄子心中黯然,李清安说的没错,一个人未完成自己的心愿,那他是绝不甘心去死的,有些人穷尽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心愿奔波,林玄子还未了却自己的心愿,他怎么会想死?又怎么能够死?

林玄子道:“李大哥……你已没有心愿了么……”

李清安干笑道:“我有,只是我已完成不了,日后只能拜托你,只能再欠你的人情了,只是这人情我却再也还不起了。”

李清安笑的是如此的勉为其难,如此的苦涩,他又何尝想去死呢?他的抱负,他的理想,还有追求的真相都未寻到,他比任何人都不想去死!都想要活着,只是眼下已逃不出少林,他若死了能换这二人走,那找寻的真相还有一丝希望,只是这真相他李清安是再也看不到了。

林玄子忽而紧紧握着李清安肩膀,牙关紧咬道:“我说过的,我不喜欢欠别人,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你绝不能在此死的,对我来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意义,我不允许任何人轻视自己的生命,你更不行。”

说到这,指了指李清安腰间那柄刀道:“你既还能动,还能出手,为何不愿意拔出你腰间的刀来?!”

李清安只是淡淡望着林玄子,道:“我说过的,这柄刀只杀背信弃义,十恶不赦之人。我绝不能出手的。即使是死,也不能违背师训。”

李清安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说的对,活着比什么都重要,那为何——”

林玄子打断他,接近嘶吼般喊道:“只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也不能——”

林玄子盯着李清安片刻,又冷静下来道:“我不能见死不救,我从小便没交过朋友,我独自活了十年,这种感觉不会好受的,所以我不想你死。”说到这好似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下,站起,就要朝方丈慧心,慧空走去。原来这少年如此的孤独,如此的需要知己,一个人独自生活了十年,换做是谁都是会寂寞的疯掉的,何况是年仅十八的少年?他已想通了,世间不止活着是有意义的的,为了心爱的人,为了信任的人而死也是有意义的,只是他现在才明白李清安这类的人,所以他仰慕,敬佩,也想成为。为了别人而死,也是有意义的事。他已义无反顾,下定决心。

少年一步一步的走着,“爹,你说的没错,为了别人而死,也是值得的,我已经不恨你了,所以我便不再会寻你了。”少年心中想着,手中五指伸出朝天,口中大喝一声,天空忽而雷声大作,剑匣中剩余飞剑已飞出,十四柄飞剑环绕脑后。

李清安看在眼里,心中还是疑惑,“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藏剑阁剑法御剑十四式竟已全部学会,小小年纪已有阁主的实力,他绝不会如此简单的。”

慧空与方丈慧心也是吃了一惊,方丈慧心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已学会御剑十四式,不得了不得了,只是你已看到不该看的事了,我不能留你。”

林玄子手指又动,十四柄飞剑剑锋已朝向二人,道:“废什么话,我本以为少林应是武林魁首,佛教圣地,想不到竟都是一群修邪法的和尚。”

慧空大怒,已然冲了上来。与此同时林玄子口中吐息,眼眸变的明亮带电光,十根指尖处也显出一丝丝电光,进而电光覆盖指尖,二指指出,十四柄首尾连成一条直线全部飞出,直直飞向慧空心脏。慧空也不惧,全身忽而佛光大现,肉体又紧实了几分,直挺挺的冲了上来。一柄,两柄,三柄,四柄,刺到心脏,慧空只觉得这剑力道逐一增强,竟有千斤重,刺在自己心口处就要刺穿,肉体就要到达极限,已不敢再茫然冲向前。

就在此时,方丈慧心挡在慧空身前,手中长棍旋转,飞剑和铜棍碰撞,就见电光闪出,雷击般轰隆声传来,飞剑都被打偏了出去,方丈慧心长棍还是旋转,二人脚下速度不减,就这样朝林玄子冲来。林玄子眼中电光更盛,手腕急动朝心口处收起,这首尾相连的飞剑好似有了灵性,如雷龙般舞动着,咆哮着,张牙舞爪朝二人身后扑来,方丈慧心也不惧怕,这雷龙就要扑向他时,脚步连连退去,与此同时脱去身上袈裟,边退边舞动着袈裟,这袈裟竟越变越大,如同一口大布袋,这幻化成雷龙的十四口飞剑眼下被袈裟缠绕,电光已消失在这大袈裟中,雷声也戛然而止。

林玄子大惊,一时间乱了分寸,就听李清安大喊小心,这才回过神来。方丈慧心猛的转身掷出袈裟,电光再现,雷声又出,十四口飞剑应数朝林玄子飞来,林玄子欲再控剑,十四口飞剑慢慢停下,林玄子控住飞剑,只是剑身已无之前那般电光闪闪,雷声大作。还未等他稍作歇息,慧空已借着那时射出的飞剑悄悄来到林玄子身边,俯身,弯腰,扭腰,一掌挥出,不偏不倚正中林玄子腰部,林玄子吃痛,连忙想展开飞剑护体,只是这飞剑速度却远不比慧空袭来的这一掌速度快。

与此同时,昏暗的地道中传来一阵阵怪物般的吼叫声,声音在封闭悠远的地道中引起阵阵回音,声音听起来癫狂,又带有一丝丝悲悯。地牢下被锁住的那个怪物撕扯着缠在它身上的锁链,锁链被扯的呼呼作响,终于锁链连同那面墙都被扯的掉落,怪物身上也已血肉模糊,可它却不在乎,不顾一切冲出了地牢。

千钧一发之时,忽见一道剑光闪过,一柄剑锋已钝,些许生锈的剑落在了地上,还未等林玄子反应,就听慧空惨叫声传来,挥出的那一掌已停下,手掌也被削落在地,喷出了一股股鲜血来。又见一人从后山处一路飞来,飞过了内殿,落在了外殿屋檐上。

李清安瞧去,此人竟有两米有余,整个人也是高瘦杆子,两米多高的人却瘦的如同皮包骨,本就枯瘦的手上,脚上,脖子上却带着镣铐,这镣铐已经勒进了他的肉里,与肉长在了一起,看起来让人胆寒。

而让李清安更加不寒而栗的却是他的那双眼睛,他的两只眼眶内早已没了眼球,只用眼白直勾勾的盯着林玄子。

林玄子瞧去地上插着的剑,思绪已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天与父亲分别时的夜晚,想起了父亲就是用这柄剑将藏剑阁闹了翻腾,口中不自觉喊道:“父亲。”

李清安大惊,原来这蓬头垢面的高瘦汉子便是林玄子苦苦找寻的父亲么?问道:“他便是你父亲么?”

林玄子呆呆的点头,说道:“藏剑阁第十任阁主,便是我的父亲。”

李清安又是大惊,林玄子便是第十任藏剑阁阁主之子,原来林玄子苦苦找寻的父亲便是藏剑阁的阁主么?藏剑阁阁主的衣物历来绚彩华丽,只是这十阁主身上衣物却破破烂烂,依稀能看得出身上衣物本是华丽无比的,却不知为何变成如此,况且双眼眼中无眼球,怕已经入魔已深。

李清安心想这少年,年纪轻轻便就学会御剑十四式,很难不相信他便是藏剑阁近年来选出的新阁主,若新阁主不是林玄子,那么又会是谁?难道藏剑阁中卧虎藏龙,还有比林玄子更为厉害的御剑高手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